西方天主教的性侵醜聞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。僅去年,就有德國、澳大利亞、菲律賓等多地天主教會被曝性侵兒童,連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都承認自己年輕時曾被神父性侵。

一位虔誠的梵蒂岡天主教男妓近日自爆,那些曾在自己眼裡無比正直的牧師,如今卻是自己的主要客戶,自己甚至成了牧師圈裡最受歡迎的男妓。

 

這位男妓是弗朗西斯科·曼賈卡普拉(Francesco Mangiacapra),在法學院畢業,但他發現做一名男妓可以賺更多的錢,就轉到了這一行。

然而,之後他發現,他的大客戶大部分都是神職人員,這讓他感到非常地矛盾,因為在他眼裡這些神職人員都是位高權重的法官形像。

不僅如此,他還發現其中一位神父明明很平凡,卻可以弄到很多錢來支付他們的高檔晚餐和禮物。

種種疑惑讓他向這位神父所屬的教區打小報告,然而教區對此無動於衷。直到有一天,當地有人親自捕捉到這名神父吸食可卡因、出入同性戀休閑中心、親吻其他男同性戀的證據後,教區才將以生病為由將其停職。

目前,這位神父面臨著欺詐、挪用公款、販毒、勒索和洗錢的指控,但他並沒有出席針對他的審判。

 

這名神父當然不是首例,曼賈卡普拉稱他的大部分客戶都是神職人員。2017年,他曾出版了一本叫《一個男妓的自白》的書,書中提到一些牧師進行同性戀交易的社交軟件聊天記錄、視頻截圖等,不過這似乎並沒有引起教會的注意。因此,他將其原始資料彙編成一份1200頁的檔案並最終得到了那不勒斯教區主教的支持。主教決定將這份檔案送至梵蒂岡,不過主教還強調,那不勒斯教區沒有同性戀牧師。

這份檔案包括了各種各樣的聊天記錄、截屏,甚至是一些牧師的隱私部位照片,還有那些牧師之間以及牧師和男妓們決定在何時何地做愛的信息。

檔案稱,這些牧師喜歡用TelegramApp進行聯絡,通常情況下,牧師會邀請男妓參加授神職禮,然後在那附近他們會發生性關系,完事之後他們會以“再見,我會告訴你下次彌撒是什麼時候”結束。

雖然曝出了這麼多不利於教會的資料,但曼賈卡普拉表示,他絕不是要和教會作對,他只是希望這些牧師能夠更加坦誠地面對自己的性取向。

“我們談論的是罪惡,不是罪行。”這位男妓強調,他表示自己並不是在譴責牧師同性戀,畢竟同性戀不是犯罪,他所譴責的是這些牧師的言行不一,“這是為了教會的健康。”

同時這位男妓也表示自己將不會繼續從事這份職業,他對賣身已經感到厭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