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陸南京市一名男子,於14歲時,因龜頭痕癢,就隨手拎起媽媽嘅大號縫衣針「R」龜頭,點知唔小心將支針由尿道口滑入陰莖內。而當時又唔痛唔痕,又怕畀媽媽鬧,所以就冇同人講。直至到過咗18年,男子JJ痛到射唔到精,唔想行房亦無法做愛,連單車都踩唔到。


而男子多年嚟,都一直求醫,希望搵醫生解決問題。但因為JJ嘅神經線太過密集,根本冇醫生肯開刀。但後來佢終於搵到多名專家聯手,將會陰部與龜頭前端切開,拎返支生晒鏽而且畀組織包圍的縫衣針出嚟,重拾人生!